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利川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3:04:2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利川白癜风医院,吉林怎么治疗白癜风,福建白癜风能治疗吗,河北如何治愈白癜风,伊金霍洛白癜风医院,且末白癜风医院,浙江治愈白癜风

流亡富豪郭文贵的入股新生银行计划以失败告终,借以套取阿布扎比资金的目标亦无从实现;其卷入东京“呕吐事件”已被曝光,可能在东京遭诉

驻东京记者陈立雄

在中国流亡富豪郭文贵最近几年的“海外运作”中,有一条从阿布扎比、伦敦到纽约的轨迹,已经为外界逐步知晓。但其在日本的动作则较为隐蔽。郭文贵曾自称在日有家族基金,有意大笔投资等,却很难证实。

财新记者经数周调查,获悉郭文贵曾于2016年8月去过东京, 与其两家合作伙伴会晤。其后,一家合作伙伴于今年1月提出收购日本新生银行控股权的建议,郭文贵也表示了兴趣。财新掌握的线索表明,此计划以阿布扎比基金的名义进行,由郭在香港的助手余建明操作,其目标在于套取阿布扎比资金,但并无实质性推进。相关方今年5月曾在伦敦进行过一次谈判,但因价格意向差距过大而中断。目前,中间人均否认项目与自己有关,此收购已接近于流产。

日本知名调查杂志FACTA近期报道了郭文贵醉酒丑闻及试图收购新生银行流产的故事。

近日,郭文贵2016年8月的东京之行因酒醉涉诉曝光。其人其事进而引起日本媒体关注。一家名为《FACTA》的知名财经杂志在以封面文章报道郭文贵事件时表示,郭文贵收购新生银行的可能性“100%消失了”,并称一起醉酒事件的主角之一郭文贵亦可能成为被告。

呕吐闹剧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宗业已流产的收购之所以曝光,即缘自该醉酒事件。

2016年8月31日下午,东京银座的中餐馆“大上海”。一批来自中日两国的商人在这里聚饮,其中三人最终酩酊大醉。

尽管时隔一年,该餐馆一位员工对此仍然记忆深刻,因为这些客人点了五瓶茅台酒之多。他向财新记者表示,其中一人自称是“很厉害的投资者”,而且被另一个客人介绍称,“这个人能够与日本首相见面,但这次他没有时间。”

参加这场宴会的包括郭文贵本人,以及日本两家金融公司的高管人员。两公司分别为小型券商Capital Parters证券公司(下称CP),以及中型金融集团SBI旗下子公司SBI Liquidity Market公司(下称SBI LM)。

近一年之后的2017年7月19日,东京地方法院就一宗诉讼首次开庭。据诉状,六名客人曾于2016年8月31日,两次乘坐同一辆高档汽车离开“大上海”,其中三名客人在汽车上发生严重呕吐。汽车被弄脏后,不得不修理歇业。因此,汽车司机和出租汽车公司共同起诉,要求被告赔偿约74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3.6万元)。

此案的当事人,即郭文贵、CP投资银行部长崔建雄和SBI LM董事熊龙豹。郭文贵彼时使用了“张志伟”这一名字。财新获悉,最近相关视频在YouTube曝光后,原告方及其律师意识到,当时乘车呕吐的另一人“张志伟”,正是中国外逃富商郭文贵。

目前的被告方包含崔和熊两人以及上述两家日本公司的社长,即CP社长筒井以及SBI LM社长兼SBI控股公司董事重光达雄。

《FACTA》在其最新封面文章中,对这一丑闻进行了报道,并称郭文贵已经被指证,可能被列为被告。

银行梦:从民生到新生

郭文贵在套取阿布扎比资金建立“阿中基金”的过程中,得知阿联酋现有银行规模不大,阿方在考虑中国投资时对银行业有兴趣,即推荐投资民生银行。当时,郭进入民生银行机会并不大,只能假借与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张宏伟迂回合作的方式向对方画饼(详见2017年7月31日《财新周刊》封面报道《郭文贵的底牌》),最终以投资流产告终。此后,为进一步套取资金,郭文贵曾向日方合作伙伴CP了解收购日本银行的可能性。

有线索表明,此后在2017年1月,CP社长筒井丰春、投资银行部长崔健雄曾提出过收购新生银行51%股权的建议。新生银行为日本排名第六的大银行,但股权分散,且长期经营不善,股价相当低迷。美国著名投资银行家JC Flowers本人及旗下基金在该行持股近15%,目前管理团队也由JC Flowers牵头。市场上一直有JC Flowers有意出售股权退出新生的传言。

CP建议后,郭文贵立即显示了对新生银行的兴趣。在今年1月至2月间,郭本人与CP经理人员曾就该收购计划多次开电话会商谈。其间,郭明确此事不由他本人出面,对外只称阿布扎比与郭控制的美国金泉公司收购,而金泉公司代表是余建明——郭文贵在阿中基金(ACA)的合伙人。

此后形势急转直下。郭文贵于4月17日成为中国政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红通逃犯”,其涉嫌行贿、欺诈的各种劣迹在媒体广泛曝光。此项目推进情况不详。

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筒井丰春一口否认自己认识郭文贵其人,也否认曾参与阿布扎比有关方和新生银行之间的谈判。他只是表示,新生银行是Capital Partners的股东。筒井亦向财新记者承认,四五年前他“曾为客户研究过收购新生银行”一事。

“我怎么和这种反政府的人交往呢?” 谈及郭文贵,筒井显得很坚决。

一位CP相关人士透露,JC Flowers曾在2017年5月底至6月上旬期间,与阿布扎比方面在伦敦就股权交易谈判。JC Flowers方面派遣的是他手下的稹原纯。但双方价格上难以达成协议,谈判破裂。阿布扎比方面未能提出新生事业的具体远景,也未表示将全面收购。

不过值得玩味的是,资料显示,在2017年3月底的新生银行最新大股东名单上,出现了Anbang Investment Holdings,即中国的安邦保险集团的关联公司,为第11大股东。新生银行确认,他们2016年9月底调查股东时尚未检查到这个股东,意味着安邦方面是刚刚入股新生银行的。

吴小晖何时、为何进入新生银行详情待查。可以看到的是,在2016年3月吴小晖争购美国酒店集团喜达屋的交易中,JC Flowers旗下的私募基金是其合作方。

“100%不可能”

新生银行的命运为日本业界所关注。

《FACTA》今年6月曾报道,SBI控股公司(SBI LM的母公司)雇佣了两名日本金融厅前官员,旨在帮助SBI集团顺利收购新生银行。此次,在上述醉酒事件中,郭文贵与CP、SBI LM的高层同时出现,引起该刊兴趣。

这本月刊在9月19日的报道中,对事件的主角郭文贵做了进一步调查。报道揭示了郭涉嫌行贿中国国安高官始末,且对郭利用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敲开阿布扎比王室大门套取资金之事详细报道,并总结称:郭没有动用自己的钱包,而是用阿布扎比的钱进行豪赌式投资,结果酿成亏损,因此无异于一个“虚业的帝王”。

此报道对郭有意通过CP收购新生银行的计划做了披露,并暗示SBI的收购也与中国逃亡富商郭文贵相关。该报道还透露,郭文贵在阿中基金的合作伙伴余建明(William Je)有可能参加了伦敦谈判磋商。

《FACTA》报道得出结论,“由于本次报道,(日本)金融厅把新生银行卖给郭文贵的可能性100%消失了。”

这一报道刊出后,SBI控股公司在其网站发表声明表示报道不实,但并未显示有起诉的打算。

附:关于新生银行

新生银行在日本业内属于“主要银行”类,虽然规模小于三大巨型银行(瑞穗金融集团、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但大于地方银行。目前,员工超过5000人,国内有35个分行,在海外没有分行。2008年,新生银行收购名为“Lake”的消费者金融公司,因此新生主要业务是个人融资。

新生银行总资产为89972亿日元(约合808亿美元),存款额为57857亿日元(约合519亿美元),贷款额46113亿日元(约合414亿美元),不良债权比例是0.78%。资本金是5122亿日元(约合46亿美元),资本充足率则为14.1%。

到2017年3月31日为止,新生最大股东是Saturn IV Sub LP(11.76%,由JC Flowers控制的投资方),其次分别是有日本官方背景的存款保险机构(9.8%)以及整理回收机构(7.3%),Saturn Japan III Sub C.V.(4.0%,JC Flowers控制)。另外,JC Flowers本人持2.8%。

这家银行的前身是在1952年成立的日本长期信用银行(下称“长银”)。在二战后经济飞跃时期,长银曾发挥重要角色。日本政府例外地允许长银发行债券,把筹措的资金贷给重点产业诸如铁钢和海运业。在1980年代泡沫经济时期,长银扩大房地产贷款,资产规模极速膨胀,一度位居全球第九大。泡沫经济破裂后,该行陷入困境。1998年10月,长银被国有化。随后的2000年3月,长银被美国PE机构Ripplewood等收购,同年6月改名为新生银行。

近年来新生银行经营状况不佳,失去了多家机构客户,未能巩固未来发展方向,业绩处于低迷状态。日本央行在2016年采取负利率,进一步阻碍了新生银行的复苏之路。2016财年,新生银行净利润为609亿日元(约合5.4亿美元),比上一财年下降10%;2017财年,净利润再次下滑至507亿日元(约合4.5亿美元),比上一财年下降17%。

此外,在接受过政府救助的日本主要银行当中,新生银行是唯一没有偿还政府资金的机构。为避免政府损失,股价上涨是个必要条件,这意味着股价要到700日元政府才能回本。但近期新生银行股价仅为约175日元。■

说明:财新与郭文贵目前正处于民事诉讼之中。2015年3月财新刊登调查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披露郭文贵与高官结盟、擅用公权力攫取私利的事实后,郭文贵多次造谣构陷财新及财新总编辑,财新于2015年4月及2017年4月分别在北京和纽约控告郭文贵诽谤、侵犯财新及财新总编辑的权利。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山西治白癜风的设备